新湖中寶“迷局”:千億負債壓頂后 再募9億還債 實控人為溫州首富

時間:2019年11月30日 08:40:57 中財網


  11月28日早間,新湖中寶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新湖中寶”)發布公告稱,公司2019年公開發行公司債券(第二期)將于2019年11月29日起上市交易,該期債券實際發行金額9.2億元。新湖中寶稱,擬將本期債券募集資金全部用于償還到期或行權的公司債券等公司債務。

  “償債”似乎是新湖中寶2019年的重要工作之一。9月,新湖中寶一期公司債19新湖01”的募集資金基本用于償還之前“15中寶債”的本金。8月,新湖中寶獲得國家發改委備案的5億美元外幣債券,是“僅用于一年內到期的中長期境外債務置換”。此外,新湖中寶2019年還發行了三次美元債,均是“主要用于置換境內債務”。

  11月6日,標普評級對新湖中寶的評級展望從“穩定”降至“負面”,確認其“B”長期主體信用評級。標普表示,負面展望是因新湖中寶流動性狀況弱化,使其規模龐大的短期債務面臨攀升的再融資風險,并認為該公司的投資組合帶來流動性緩沖已不足以覆蓋其流動性需求。

  上海中原地產市場分析師盧文曦對時間財經表示,標普評級下降是比較麻煩,會導致融資成本高,甚至融不到也有可能。

  時間財經多次聯系新湖中寶,截至發稿時間未獲得回復。

  250億短債缺口
  新湖中寶官網介紹稱,公司于1999年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主營業務為地產、金融服務和金融科技、科創投資。截止2018年底,公司總資產1399億元,凈資產336億元。2018年,新湖中寶營收171.61億元,凈利潤26.93億元。地產業務占營收77.32%。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新湖中寶總負債額1054.41億元。

  新湖中寶控股股東為浙江新湖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新湖集團”),持股比例32.41%。除了新湖中寶外,新湖集團旗下還有上市公司哈高科,以及曾經的新三板公司湘財證券,集團及旗下公司又參股多家金融、資源性企業,業內稱為“新湖系”。

  “新湖系”掌門人黃偉是游弋在資本市場的大鱷。公開資料顯示,黃偉1959年出生于溫州,曾到溫州市委黨校教書,不久下海。90年代初,黃偉在杭州國際大廈開始賣眼鏡。獲得第一桶金后,黃偉轉戰剛興起的認購證買賣,以及期貨市場,時代周報此前報道稱,黃偉和當年德隆系掌門人唐萬新有諸多相似之處。

  在《胡潤百富2009年排行榜》中,黃偉及其夫人李萍以300億元財富,位列榜單第五位,成為浙江首富,其排名遠超綠城宋衛平等人。據《2018胡潤全球富豪榜》,黃偉、李萍夫婦,排名第445位,身家財富330億元,成為溫州首富。

  不過到2019年胡潤富豪榜,黃偉、李萍夫婦財富僅剩230億元,一年的時間資產縮水三分之一,側面折射了新湖系的日子似乎并不好過。

  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新湖中寶合同銷售收入100.4億元、合同銷售面積63.36萬平方米,分別同比下降14.12%、13.88%;而第三季度其僅實現銷售金額25億元,同比下降42.1%。標普稱,新湖中寶的銷售業績低迷,今年前9個月的合約銷售額低于預期,預計該公司很可能無法達成2019年200億元的銷售目標。

  不過新湖中寶目前最大的難題還不是銷售。西湖中寶2019年公司債(第二期)信用評級報告顯示,2016年至2018年,新湖中寶負債規模持續快速增長,年均復合增長13.65%。截至2018年底,公司負債合計1054.85億元,較年初增長15.07%。雖然千億負債的房企并不少見,但像新湖中寶2018年銷售額只有160億元的,卻不多見。

  與此同時,2016年至2018年,公司貨幣資金逐年下降,年均復合下降8.59%。2018年末高達179.58%的凈負債率。截至2019年6月末,新湖中寶貨幣資金總額約為153億元,其中逾8億元貨幣資金受到限制。

  此外,據國際金融報報道,2019年7至12月,新湖中寶待償還債務金額為148.75億元,2020年度待償還金額為210.98億元。標普給出的最新數據是,截至2019年9月30日該公司的不受限現金規模從6月末的145億元人民幣降至122億元人民幣。該公司仍有超過人民幣250億元的短期債務(包括附帶可回售期權的債券)。

  財經評論員嚴躍進對時間財經表示,公司短期償債能力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指標,可見新湖中寶壓力確實不小。

  標普稱,2020年新湖中寶將迎來大規模的債務集中到期,且再融資期限有所縮短,這很可能導致其短期債務水平持續高企,并認為該公司的投資組合帶來流動性緩沖已不足以覆蓋其流動性需求。

  地產靠邊站?

  一位業內人士對時間財經表示,新湖集團很早就把房地產業務縮小了,據其所知,早在2016年,新湖集團的重心便不在地產業務上。某大型上市房企管理層也對時間財經稱,新湖中寶“地產做得一般,是玩資本的”。

  2015年至2018年,新湖中寶合同銷售收入分別為109億元、160億元、132億元、162億元。在各家房企都在努力擴張、拼規模之時,新湖中寶的地產業務顯然不溫不火。土儲增速也可見一斑,新湖中寶2018年拿地面積較上年大幅減少。

  實際上,新湖中寶并非沒有發展成千億銷售規模的可能性。新湖中寶的土地儲備量相當充裕,截至2018年年末,新湖中寶土地儲備面積約1300萬平方米,權益面積1100萬平方米,總建面積2450萬平方米,權益總建面積2200萬平方米。

  克而瑞公布的《2018年中國房企總土儲貨值》中,土地儲備建面超過2450萬平方米的房企能排到前31位,其實新湖中寶的土儲比佳兆業、綠城中國、萬達等都高。

  與土地息息相關的是,新湖中寶獲取土地的方式大多來自舊改、一級開發,這又給新湖中寶陷入資金困地早早埋下了伏筆。盧文曦稱,舊改拆不動,周期長,目前融資環境緊張,新湖中寶有可能是被舊改項目拖累了。

  因為大量項目,新湖中寶流動資產周轉次數、存貨周轉次數和總資產周轉次數均處于行業較低水平。

  今年7月,新湖中寶以67億元人民幣總對價將三家項目公司出售給融創中國控股有限公司。出讓的溫州、啟東和上海項目,均為舊改項目。2012年,新湖中寶就和溫州市平陽縣政府簽署了《平陽西灣海涂圍墾項目開發建設協議書》,彼時計劃總投資額為750億元,計劃開發周期達13年。

  要繼續進行地產開發,新湖中寶的在建及擬建項目尚需投入大規模資金。據評級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底,新湖中寶在建項目1206.86萬平方米,擬建項目622.87萬平方米;計劃總投資1657.72億元,已完成投資921.58億元,尚需投資規模736.14億元。并且從區域分布來看,以三四線城市為主,其投資金額占比62.80%。顯然,新湖中寶在三四線城市較大規模的土地儲備,未來銷售前景存在一定不確定性。

  標普認為,如果接下來,新湖中寶的資產出售成為常態,未來2-3年內將為其帶來豐富的流動性來源,有助于降低杠桿水平。

  但基于更長遠的未來發展,盧文曦表示,“新湖中寶的地產項目這樣下去是沒出路的”。(時間財經)
  中財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无错六肖中特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