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湘源:面值退市的真諦就是該退則退

時間:2019年11月30日 08:52:38 中財網
  ■聚焦市場化退市
  在市場化退市條件面前,既用不著看誰的臉色,也不需要有什么商量的余地,這正是面值退市作為一種市場化退市機制最重要的特點之所在,也是對資本市場形成有進有出良好生態所作出的一大貢獻。

  觸發面值退市的*ST華業向上交所遞交了豁免退市申請,雖然不無一定的理由,不過,面值退市本身就是一種規則明確的市場化選擇。在該退則退的市場規則面前理應人人平等,不應該有什么例外。

  引發*ST華業財務危機的“蘿卜章合同詐騙事件”,涉案金額達101億元,導致公司存量應收賬款面臨部分或全部無法收回的風險。受此影響,*ST華業業績一夜變臉,2018年巨虧逾64億元,凈資產由2017年的68億元縮水至約2億元,年報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根據規定,公司股票于4月30日起實施退市風險警示。

  *ST華業為避免退市也曾進行過努力。今年6月以來,*ST華業的債權債務人簽署了一致行動意向書,除債務重組之外,要約收購和資產注入一度都曾成為其救命稻草。可是,債務重組毫無進展,不僅此前所發布的要約收購在發起不到十天就因公司停牌等待退市判決而告吹,公司實控人所承諾的資產注入方案也因為受實控人自身債務的影響,所擬注入資產中被凍結股權是否能解凍的不確定性而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即使*ST華業一再拿“蘿卜章事件”的破案追贓說事,可是即使經偵總隊真的能夠給*ST華業挽回巨大損失,那也不知是什么時候的事了。

  在現行退市制度上,*ST在實施退市風險警示期間,通過債務重組、并購重組或公司自身內生性因素的復蘇,消除退市風險,也并不是沒有實現起死回生的可能。不過,正是因為市場對于*ST華業的每一次自救所寄予的期待無不以落空而告終,等到其再次面臨面值退市考驗的時候,其股價雖然也曾在11月8日、演繹過一次旱地拔蔥的地天板行情,但是,歷史并沒有重演,*ST華業終于也沒有能夠逃避面值退市的厄運。這既是市場對其的重組期待由希望演變為失望的必然結果,也是市場化退市不可逆轉的抉擇。

  易會滿在《旗幟》雜志發表署名文章指出,在政策出臺前,要廣泛開展市場調研,全面聽取各方意見,多站在市場參與者的角度換位思考,科學審慎決策,確保接地氣、可落地。政策出臺后,要保持定力,不為市場雜音所擾,做深做實做細輿論引導,確保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易會滿話里有話,一語道破了一些政策不接地氣有失定力。我國的退市制度早已不再是只有業績虧損“華山一條路”,發展到目前的多元化退市組合機制可謂殊屬不易。不過,過去的退市制度之所以不斷發生該退不退的情形,很大程度上也是同政策設計上不能從全局出發,政策執行上往往容易屈從和遷就既得利益者的特殊利益訴求分不開的。業績的連續虧損情形不妨可以因業績扭虧而中止,強制退市也不是沒有可能通過借殼上市而加以規避。現在的情況相比于過去可以說有了很大的不同。不僅借殼上市的另一面不妨可以理解為以并購重組的方式退市,因涉嫌違法的強制退市也不再允許重新上市,面值退市更是一觸即發,只要達到面值退市標準,則該退即退。在市場化退市條件面前,既用不著看誰的臉色,也不需要有什么商量的余地,這正是面值退市作為一種市場化退市機制最重要的特點之所在,也是對資本市場形成有進有出良好生態所作出的一大貢獻。

  回過頭來看,*ST華業所提出的暫停上市一年的要求似乎并非一點也不合情理,但是,這至多只能說明其不愿意退市的心情,而豁免退市的理由卻并不能夠因此而成立。如果誰都能像*ST華業這樣強調情況特殊而規避已將成為現實的面值退市,面值退市作為一種反映市場意志的退市機制還有什么真正意義?即使如其所說因某種規則所限而不得不隱忍不宣的因素真的客觀存在,并且在未來的某一個時候也有可能走出當前的逆境,那也不妨在其面值退市之后或者實現了改變現狀的目標再爭取重新上市。上交所如果真正堅持市場化退市原則的話,也應當以尊重市場的自主選擇,不應該也不可能僅僅因為面值退市當事人出于維護其利益需要所強調的所謂特殊情況,而應允其豁免面值退市的特殊請求。
  .金.融.投.資.報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无错六肖中特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