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浩明:浙商銀行破發的偶然與必然

時間:2019年11月30日 09:00:06 中財網
  還是在浙商銀行A股上市之前,二級市場的投資者對該股股價跌破發行價就已有了廣泛的共識。但是沒有想到的則是,該股在上市當天盤中就跌破了發行價,上市第二天則全天都在發行價之下運行。以上市日的財務數據而論,它的每股凈資產是5.1684元,4.94元的發行價已經低于凈資產。因此,現在的浙商銀行在破發的同時,也已經是破凈了。有人說它是“最悲慘”的銀行股,雖然只是一句玩笑話,但用來形容其流通股的股東,倒也不無道理。

  之所以在上市之前就有很多人認為浙商銀行會破發,理由是很多的。譬如現在上市銀行中2/3破凈,破發的比例更高,浙商銀行似乎沒有理由成為其中的“少數派”。不久前上市的渝農商行也是很快就破發的,浙商銀行步其后塵是很自然的。更何況,浙商銀行的H股價格是4.14港幣(11月28日收盤價),折算成人民幣是3.72元(以11月28日匯率計),按當天A股較H股平均溢價0.27%推算,浙商銀行A股的價格大體會在4.74元,而其11月27日當天的收盤價恰好就是4.74元;而前面已經提到,這個價格是破凈又破發的。從這個角度來說,浙商銀行破發的確是必然的。然而,盡管如此,它如此迅速地破發則多少還是有點出人意料的,畢竟那些已經上市的銀行股,破發大都是在上市幾年以后。今年10月29日上市的渝農商行,開盤當天最高價較之發行價上漲了44%,并且是在發行價上方運行了整整9個交易日后才破發的。所以,不管從什么角度來說,當下浙商銀行的破發,多少也是有點偶然性的。

  這種偶然性表現在什么地方呢?首先是目前的市場環境較為嚴峻。臨近年底,多空雙方都顯得比較消極,無意在現在這個位置有大的操作,這樣一來也就導致市場缺乏熱點,即便是新股、次新股,也很難像過去那樣吸引到相應的增量資金參與。其次,由于人們對經濟運行的前景普遍持謹慎態度,在諸多行業都出現了業績下滑的背景下(今年1-10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同比下降2.9%),大家不由得擔心銀行是否還能獨善其身。畢竟,企業業績不佳,會導致銀行壞賬增加,拖累利潤。因此,銀行板塊雖然報表業績仍然不錯,但市場對它們的看好程度其實也是在下降的,這就令其承受了較大的估值壓力。事實上,招商銀行平安銀行等被公認為是質地優異的銀行股,最近股價也在不斷下跌。因此,浙商銀行此刻上市,在時點上不能不說是不太理想的。第三,雖然快到年底了,但新股擴容節奏卻驟然加快,不但是中小盤股批量發行,大盤股也接踵而至。繼渝農商行之后,又發行了浙商銀行,隨后還有郵儲銀行,再接著是京滬高鐵……這類動輒籌資百億級別的新股發行,在時下二級市場資金面捉襟見肘之際持續推進,其造成的影響的確不可小覷。當新股不斷涌出,而二級市場無力承接時,即便是業績尚可的股票,也難逃破發命運,而這就是市場經濟。由此,人們似乎也可以看到,浙商銀行上市伊始就告破發,這當中也確實不乏一些偶然性因素在起作用。如果在發行及上市時對市場環境因素有所考慮,避開不利因素集中出現的時點,那么也許還不至于這么快就破發。當然,話也要說回來,在當前市場的大格局下,這類股票的破發以及破凈是大概率事件。

  從某種角度來說,浙商銀行的快速破發以及渝農商行短期內破發,都可以視為一個現象級事件,企業在明知破發可能極大的情況下仍然堅持以較高的價格發行,乃至不顧及市場客觀情況,固執地按既定計劃安排發行與上市,這些明顯有違市場經濟原則的行為,仍然能夠在市場上大行其道,并且引發了上市即破發的狀況,難道不應該進行反思,并且促使各界來進行一場改革嗎?

  .金.融.投.資.報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无错六肖中特www